腾博会国际首页 > 拜见教主大人 >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灭佛!

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灭佛!


  推荐阅读:
  
  想要来往于大罗天跟下界,那入口就必须把控在楚休的手中。
  所以楚休跟须菩提禅院的恩怨,早晚也是要解决的。
  魏书涯皱眉道:“所以你准备对须菩提禅院出手?有些困难。
  一个是须菩提禅院现在的实力并不弱,神僧罗摩就不说了,那位五百年前便参与过剿灭圣教一战的不空和尚,此时应该也恢复了实力。
  南北佛宗联手,想要将其剿灭十分费力。
  还有就是,正道武林也不会放任你去对付须菩提禅院的。”
  楚休眯着眼睛道:“来不及了,须菩提禅院必须要灭。
  一是南蛮之地必须把控在我的手中,还有一个就是,现在我在暗,他们在明,没人知道我回来了。
  但再拖一段时间,我怕被须菩提禅院的人察觉到什么蛛丝马迹。”
  陆江河插嘴道:“放心,昆仑山在这段时间已经被我们封禁的犹如铁桶一般,没有我们的允许,谁都出不去,不会泄露消息的。”
  楚休摇摇头道:“我不是怕自己人泄露消息,而是怕被须菩提禅院算出来。
  别忘了须菩提禅院还有萧摩诃在,他的卜算之道并不弱,推演我可能费力,但通过推演那几个死人跟关联到我身上,却是有可能的,所以必须要先发制人。
  还有正道武林你们并不用担心,我要覆灭须菩提禅院,只要我声称,这只是解决私怨,事后便不会再出手,他们就绝对不会插手此事的。”
  陆江河撇撇嘴道:“你就对你的信用这么有自信?”
  楚休冷笑道:“不是我有自信,而是他们必须相信我,因为他们不敢!”
  在场的众人都诧异的看了楚休一眼,去了一趟大罗天,楚休就膨胀成这样了?
  虽然他现在的实力跟天地通玄境界的武者没什么两样,但下界也还是有不少强者在的。
  楚休指了指自己道:“就凭我出现在这里,他们就不敢继续插手此事!
  第一次我被须菩提禅院那老和尚杀了,我回来了,灭了当初对我落井下石之人。
  第二次那么多人亲眼看到我落入那空间裂缝当中,谁都以为我被空间风暴撕成了碎片,结果我还是回来了,准备要去覆灭对我圣教落井下石的南北佛宗。
  那等到第三次,就算有人有一定的把握将我斩杀,那他们谁敢保证,我就一定不会再回来一次?
  他们杀我的机会只有一个,而我再次归来的几率,却无人敢笃定。
  再一再二,谁敢来再三?”
  听楚休说完,在场的众人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  他们忽然发现,楚休现在才是整个江湖上最为棘手的存在,甚至要比夜韶南都棘手。
  你杀了他一次,他能回来,你杀了他第二次,他还能回来。
  每次归来都能够掀起一阵血雨腥风来,还有人敢来第三次吗?
  他们不相信楚休,但在没有绝对的把握真正‘杀掉’楚休时,他们是绝对不会再来第三次的。
  现在楚休在下界的地位甚至跟在大罗天的独孤唯我是一样的,已经到了连杀都没人敢杀的地步了。
  魔主不死这句话,用来形容现在的楚休,正好合适。
  魏书涯点点头道:“既然是这样,你准备先怎么对须菩提禅院出手?”
  在大罗天之时,楚休没有可以信任之人,做任何事情,都是威逼利诱,连蒙带骗的。
  现在他手下最好用的几个人,柯察是威胁过来的,黑桀和绿翡是骗来的。
  只有在下界,魏书涯他们才会真正无条件的支持楚休,哪怕楚休说出再骇人的计划来,他们都会去执行,这种感觉可是比大罗天好多了。
  楚休沉声道:“不,先不对须菩提禅院动手,先对大光明寺出手。”
  众人都是一愣,那通道在须菩提禅院那里,你对大光明寺动手做什么?
  楚休道:“找一个合理的借口而以,既然说了要报仇怨,那就两派一起动手,否则只动须菩提禅院,会引来怀疑。
  还有就是,现在敌明我暗,突袭的机会只有一次,所以只能先解决弱的那个,大光明寺现在无疑要比须菩提禅院,更好解决。”
  魏书涯点点头道:“什么时候动手?”
  楚休沉声道:“就是现在!
  未免夜长梦多,商城主、魏老还有我,以我们三人之力,攻破大光明寺山门!
  不用杀人,只为灭门,事后我会联络北燕皇族,整个北地,将不会再有一个和尚!”
  商天良点点头道:“正好,种菜种了许久,也想找个人松松筋骨了。”
  魏书涯直接起身道:“那便动身吧!”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南蛮,须菩提禅院之内。
  罗摩坐在萧摩诃身前道:“慧德师叔还没有回来。”
  萧摩诃给罗摩倒了一杯茶道:“慧德师叔带着两名弟【零点看书12w.com】子去追杀方晨空,主要是为了锻炼一下弟子,应该不难才对,此时应该带着方晨空的人头去见那被他覆灭部落的幸存者去了。”
  他的眼睛虽然瞎了,不过他以的灵觉,只是感觉看不见,但却能感知得到,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。
  罗摩沉声道:“是不难,但人却没回来,那部落的幸存者也没有见过他们,此事,可疑。”
  听到罗摩这般说,萧摩诃皱了皱眉头,拿出一串佛珠来,在上面轻点了几下,瞬间玄奥的梵文在佛珠之上绽放,让佛珠在虚空中转动着。
  半晌之后,萧摩诃的面色变得越来越难看,他长叹了一声道:“慧德师叔,死了。”
  罗摩的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,但他的目光却是变得沉重了起来。
  他不是不悲伤,而是罗摩大部分时候都是这种喜怒不形于色的模样。
  “麻烦了,能在南蛮之地杀了慧德师叔的,没有几人,也没有几人敢杀慧德师叔,能否看到是谁杀了慧德师叔?”
  罗摩没有怀疑萧摩诃卜算的结果。
  对于萧摩诃来说,若是让他卜算天机等等,那可能是强人所难。
  但现在让他去卜算一个亲近同门的生死,这还是很简单的,基本上不会出错。
  萧摩诃身前佛光绽放的越来越亮,他身前的佛珠也是转动的越来越快,最后竟然发出了一声轻响来,直接断裂,佛珠叮叮当当的掉落在地上,发出一声声脆响来。
  萧摩诃面色有些苍白的摇摇头道:“算不出来,但是我能够感觉得到,对方的实力很强,并且跟我须菩提禅院有着极大的因果在,甚至,对方都能够影响到整个佛门一脉的气运!”
  罗摩抬头望天,摇摇头道:“是谁?是天门准备踏足江湖了?还是夜韶南已经炼化了魔种?一年啊,只有一年。”
  自从楚休死后,整个江湖也只是风平浪静了一年而以,但树欲静而风不止,看这模样,却是还有更多的风波,在等着他们。
  “派人去一趟西楚,告知天师府,小心拜月教。”
  楚休已死,天门虽然强大,但跟他们须菩提禅院却是并没有什么因果在
  所以能够影响到他们整个佛门气运的人,还杀了慧德师叔,最可疑的便是拜月教了。
  夜韶南足够强大,并且东皇太一或者是拜月教大祭司出手,杀他须菩提禅院一名苦行僧,也很简单。
  在摸不清头绪之前,他们所能做的,便只有这么多了。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须菩提禅院找错了方向,但楚休他们却不会走错灭门的路。
  两名天地通玄外加楚休一名堪比天地通玄的强者一起前往北燕,基本上不会有任何暴露的风险,只要他们把气息收敛到极致,哪怕是他们从人群当中穿行过去,也没人会‘看到’他们。
  一路行到极北之地,望着大光明寺所在的山巅,楚休忽然叹息了一声道:“其实我虽然跟大光明寺仇怨也不小,但实际上,他们却没几次真正威胁到我性命的。”
  商天良闻言笑了一声道:“怎么,到了和尚庙的门口,还发起慈悲来了?”
  楚休摇摇头道:“不,我只是感叹世事无常而以,最想杀的人往往要排在后面。
  不过早死晚死都是要死,大光明寺要诛魔,我要灭佛,我们双方早晚有生死一战。”
  三人一路走到大光明寺的山脚下,不过山脚下竟然没有和尚看守。
  “看来这一年的时间,大光明寺过的很安逸啊,竟然把守山门的人都撤了。”
  楚休轻笑了一声,带着魏书涯跟商天良二人一步一步踏上山巅。
  在大光明寺的大门前,才有两个小沙弥在那里守门,看到楚休三人走上前来,其中一个小沙弥还走上前去,双手合十一礼道:“敢问三位施主出身何派?来我大光明寺所为何事?”
  楚休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,对着那小沙弥道:“麻烦小师傅进去通传一声,再下昆仑楚休,为灭你大光明寺而来!”
  随着楚休的话音落下,三人隐藏了一路的气势瞬间绽放开来,刹那之间,魔气冲霄,无边的阴云将整个大光明寺都给笼罩,阴风怒啸,魔气嘶嚎,佛门净土,几乎宛若鬼蜮一般!
网站地图

腾博会国际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