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博会国际首页 > 拜见教主大人 >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东域行走陆三金

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东域行走陆三金


  推荐阅读:
  
  虽然闻风阁说自己不是江湖风媒,但实际上他们所做的就是江湖风媒的事情。
  江湖风媒所纪录的东西跟其他宗门所纪录的东西有着极大的区别。
  寻常宗门会纪录一些东西,但只会纪录跟自己有关的东西。
  而江湖风媒纪录东西,他们则是会纪录任何自己所看到的,所听到的东西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用得到。
  闻风阁那一大堆的东西,就算是以楚休的精神力,连续看了数日,也都看的头晕眼花的,不过总算是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。
  根据闻风阁的记载,五百年多年前,帝罗山脉发生过一次巨大的震动,靠近方林郡那片区域被强大的力量所笼罩,几乎是生人勿进一般。
  不过还没等众人查看,便有东域大派皇天阁、凌霄宗等门派出手,前往帝罗山脉。
  方林郡的武林势力可以说是相当听话了,在皇天阁的命令下,没人敢进入帝罗山脉一步。
  第二日,那股力量波动彻地消失,往北移动,皇天阁这才解除了禁令。
  等到其他人再次进入帝罗山脉【零点看书】内查看后,却是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,只不过靠近方林郡那部分帝罗山脉,却是从那以后,再也没诞生过什么凶兽之类的东西,甚至一些野兽都绕着那地方走。
  因为这件事情没头没尾的,所以闻风阁只是简单的介绍了几句,下面还备注了疑是重宝出世的字样。
  万年前下界之人来到大罗天时,大罗天还是一副未经开垦的模样,到处都是凶兽和各种凶险诡异的危机。
  不过诡异归诡异,凶险虽凶险,但这机遇却也是多的很。
  那怕现在过了一万年,也会有一些珍宝秘境之类的东西现世,不像下界,众人最多就只能发现一些上古遗迹,吃一些残羹剩饭。
  这次的事情引来了这么多的大派,所以被其他人认为是有重宝出世,倒也很正常。
  楚休敲了敲桌子,看来他还是要回帝罗山脉那边看一看去了。
  虽然楚休是顺着独孤唯我和宁玄机打出来的裂缝来到大罗天的,不过空间这种东西谁都说不准,天知道他当初所在的位置跟独孤唯我他们出来的位置一样不一样。
  而且独孤唯我和宁玄机若是刚出来就被大罗天的人给围攻了,那他们肯定也都搜寻过一遍了,就算是有什么有用的东西,也应该都被拿走了,但楚休还是不放心,想自己再去看一遍。
  其他人发现不了东西,但却不代表他楚休发现不了。
  他跟独孤唯我之间的关系之密切,已经在之前无数次的事情当中印证了。
  比如之前独孤唯我和宁玄机大战的那片空间,只有楚休能够借用独孤唯我的力量,而陆长流这个真武教的掌门,却是无法借用宁玄机的力量。
  这一次楚休前去帝罗山脉,并没有让九凤剑宗的人陪着他一起去。
  这次他万一遇到些什么东西,人多眼杂的不好解释。
  九凤剑宗的人还以为楚休想要离去了,林涯梓可以说是苦着喊着的要拦着楚休。
  现在九凤剑宗几乎把整个方林郡的武林势力都给得罪了,楚休在,他们威风八面。楚休不在,他们可就该被八方围攻了。
  直到楚休给林涯梓许诺了好几遍他没打算走,林涯梓这才将信将疑的让楚休离去。
  帝罗山脉之前被封禁的地方楚休去过,他跟林凤舞走出帝罗山脉时,便过路这里。
  不过那时候匆忙赶路,楚休也不知道这件事情,所以并没有仔细查看。
  这地方乃是一座无名小镇,之前帝罗山脉内还有一些凶兽等等东西,所以来往帝罗山脉猎杀凶兽的武者都在此地驻扎。
  五百年前那场力量波动过后,整个帝罗山脉就连野兽都难以看见了,所以这座小镇也就彻地荒废了起来,只有一些靠着采药为生的普通人聚集在这里。
  毕竟这片区域连野兽都少见了,只要身体好一些,学过一些拳脚的普通人,也完全可以在这里出入的。
  楚休沿着小镇进入帝罗山脉内,他全身的力量放空,天子望气术被他提升到了极致,感受着帝罗山脉内所残余的力量。
  只不过结果却是让楚休有些失望的。
  这里面并没有什么异常,可能五百年的时间,就算是有力量残留,也差不多都消散了。
  就在这时,楚休猛然间一抬头,冷声道:“鬼鬼祟祟,偷偷摸摸,在看什么?”
  随着楚休话音落下,他身后出现了一名身穿华服的青年,有着真火炼神境的修为,但在楚休的天子望气术下,却是能够感知到他身上散发着一股说不清,道不明的气息,甚至要比天地通玄境界的解英宗还要恐怖。
  那青年笑着道:“这位朋友,你这么说话可就是不讲道理了,帝罗山脉又不是你家开的,我站在这里,怎么就成鬼鬼祟祟,偷偷摸摸了?”
  这青年相貌还算是端正,但神情却是有些贼眉鼠眼的,留着两撇滑稽的小胡子,给人一种十分不正经的感觉。
  “从我进入帝罗山脉开始,你就跟在我后面,这也能算是巧合?哪条路上的?是准备给谁报仇的?”
  虽然楚休来到大罗天的时间不算长,不过他也算是天赋异禀了,愣是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便几乎得罪了一郡的人,而且杀的人也不算少,有谁来找他的麻烦,或者是找他报仇的话,并不稀奇。
  那青年呵呵一笑,指着天上道:“哪条路?通天大路上的!皇天阁东域行走陆三金,见过楚兄。”
  楚休闻言眼睛顿时一眯,这看似不正经的青年,来头却是当真不低,甚至要比那位解英宗都要高。
  大罗天其他门派楚休或许不熟悉,但方林郡就在皇天阁的管辖范围之内,各大势力的典籍上几乎都有关于皇天阁的描述,可以说是清晰的很。
  皇天阁的东域行走代表的乃是皇天阁的脸面,每代只有一人,都是潜力能力上佳的弟子,行走东域,监察皇天阁所属的郡,所属的地域有没有事情发生,郡守的所作所为如何等等,简直就是钦差大臣一般。
  所以像是解英宗这样的郡守虽然实力很强,但对其也要客客气气的,要不然对方往上打一个小报告,他也是难受的很。
  现在皇天阁的东域行走找上了他,怕还是因为他在方林郡所做的事情,被解英宗那家伙给捅上去了。
  “果真是一条通天的大路,不知道陆兄找我,所为何事?”
  陆三金眯了眯自己本来就不大的小眼睛道:“没什么大事,好奇而以。
  解英宗说方林郡来了一位古尊传承,我身为东域行走,当然不能视而不见啊,自当来拜会。
  敢问楚兄师承如何,说不定还跟我皇天阁的先祖有交情呢。”
  楚休摇摇头道:“之前我便跟解英宗说了,我这一脉的师承,在没有击败对手之前,不方便透露。”
  陆三金嘿然笑道:“是不方便透露还是不能透露?
  自从孟星河帮助寒江城称为大罗天顶尖大宗门后,以往低调的古尊传人却是名声大噪。
  这虽然是一段美谈,但却也引来了不少骗子招摇撞骗,冒充古尊传人,心怀不轨。”
  楚休冷声道:“你的意思,我是假冒的?”
  陆三金向前一步道:“楚兄若不是假冒的,那便将师承说出来啊!”
  楚休已经握紧手中破阵子,淡淡道:“你要我说我便说?你怀疑我是假的,那便找出证据来证明我是假的,难不成你说我是什么邪神转世,我还要自己拿出证据来证明我不是?”
  “遮遮掩掩,可不是什么君子所为!”
  陆三金一双不大的小眼睛中竟然泛起了一丝丝金芒,周围一股神奇的韵律也是在涌动着。
  楚休的眼中也是露出了一摸杀意来。
  原本他以为自己逼退了解英宗,事情就应该解决了。
  没想到解英宗这个人表面上看着霸气,但实际上却是小心谨慎到了极致,生怕楚休有什么问题,所以直接将他给推到了皇天阁那边。
  而皇天阁本来应该也不会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就特意派人来方林郡。
  但陆三金这个东域行走正好就在方林郡周围,所以皇天阁也就顺便派他来了,偏偏这陆三金看似不正经,但他却是皇天阁内的弟子中,最为较真的一个。
  如果实在不行,楚休便只能下杀手了,然后逃到其他地方去。
  大罗天跟下界最大的不同就是,各大派的强者地域观念极强,轻易是不会前往其他宗门所属的地域的。
 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之时,一个带着悠然道蕴的诵经声忽然传来,声音清灵,让人听着便有一种心神宁静的感觉。
  帝罗山脉深处,一名年轻的道人骑着一头浑身雪白的毛驴,悠闲的拿着一本道经诵读着。
  看到前方对峙的陆三金和楚休,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:“皇天阁的陆兄?好巧啊,竟然能在这里遇见你。
  还有这位兄台有些面生啊,小道灵宝观银灵子,有礼了。”
网站地图

腾博会国际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