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博会国际首页 > 拜见教主大人 >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再斩天门神将

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再斩天门神将


  推荐阅读:
  
  力量是一个好东西,有些时候,力量可以解决一切问题,当然爱情除外,毕竟强扭的瓜不甜。
  这罗神君在楚休看来,说他是白痴都抬举他了。
  傲慢自大,做事无脑,性格张狂,简直一切负面的形容词都能安插在他的身上。
  但罗神君只有一个优点,那就是实力强。
  褚无忌虽然是踏入真火炼神境不久的初期武者,但他的战力并不弱,起码在江湖众多真火炼神境的武者当中,已经算是中流的那种了,结果在面对罗神君时,却是仍旧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。
  但罗神君的强只是对于一般的真火炼神境武者来说,而楚休,却不是一般的真火炼神境武者。
  懒得跟罗神君废话,既然天门没有其他人出现,那他杀一个也是杀,杀两个,正好凑一双!
  破阵子握在楚休的手中,心意相通,比之前动用邪月刀时的感觉要舒爽的多。
  那一刀斩落,时间和空间都好似定格一般,飘渺斩落下,所过之处,万物归元,飘渺斩范围之内的一切,在这一刀之下尽皆化作极阴之力飘散着。
  在楚休斩出这一刀之后,罗神君便已经后悔了。
  就像之前楚休所说的,他做事虽然是一无是处,还经常坏事,但他唯一的优点就是他的实力。
  罗神君也是资格最老的一批天门神将了,经历过这么多次的神将排位,但他却都牢牢坐稳这个位置,可以说是战斗经验无比的丰富。
  在楚休出刀的那一瞬间,他的脑海中便浮现出了三个字:挡不住!
  但眼下飘渺斩那股力量却是禁锢空间,让他犹如那画中人一般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刀斩落。
  罗神君怒吼一声,双手捏印决,他周围的天地元气开始疯狂的涌入他的体内。
  他的战甲之上,无数魔纹涌现,那股狂暴的天地元气在他体内甚至凝聚城了一个巨大的风暴,轰然爆发,终于将飘渺斩的禁锢之力所撕裂。
  但此时楚休那一刀已经落下,罗神君双手合十,掌中阴阳之力大盛,甚至有着气血之力涌入其中,将那一刀的力量死死的禁锢在手中。
  但那些力量在破阵子的归元之力下,全都转化为了阴极之力飘散在四周,使得周围都散布着一股阴寒之气。
  厉喝一声,罗神君掌中阴阳之力彻底被引爆,终于将楚休那一刀的力量所抵消。
  罗神君的武道风格也是刚猛暴烈无比的,在天门内,他也是属于战将一流的人物。
  此时他竟然不退反进,战甲之上魔纹闪耀,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了一股极其狂暴的气息当中,身形犹如炮弹一般,炸裂出一声巨响,冲着楚休狂涌而来。
  破阵子,破阵无双!
  这把刀的力量比之独孤唯我的听春雨或许少几分极致的锋锐,但却多了那股破阵无双的暴烈之感。
  所过之处,横扫之下,一切力量尽皆归元,罗神君直接被这霸道的一刀横扫而飞。
  第二刀落下,罗神君双臂交叉在身前,风暴在身前汇聚,但却都被这一刀所彻底斩碎成了一堆极阴之力,他身上的战甲也是轰然碎裂。
  第三刀落下,破字决的刀意斩出,刀势还未出,但刀意却是已经仿佛碎裂了虚空一般,任何东西在这一刀面前,都被精准的切割成了两半。
  无数次神将排位,罗神君还是第一次感觉自己距离死亡如此之近。
  他没有求饶,也没有放弃,而是周身气血爆发,所有的气血都附着在他周身,形成了一副完全由鲜血凝练而成的血炼盔甲。
  而此时罗神君本人却是已经枯瘦的犹如干尸一般。
  纵然已经拼命,但是依旧无用。
  那血炼铠甲虽然坚固,但在楚休的破字决刀意之下,却是直接碎裂,罗神君本人也是被斩飞几十丈,跌落在地上,砸出一个巨坑来。
  只不过出乎楚休预料的是,纵然都已经到了这种时候了lingdiankanshu.com,但罗神君却是依旧未死,生命力可以说是极其的顽强了。
  而且不得不说,罗神君此人的战斗意志还是极其惊人的,他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,但却仍旧挣扎着从坑内爬出来,还要继续出手。
  楚休摇摇头道:“只是一只比较强大的蝼蚁而已,为什么还要挣扎呢?”
  后方的褚无忌看的是过瘾无比,方才罗神君就是这么说他的,结果现在便被楚休给还了回去。
  就在楚休准备再来一刀直接解决了罗神君时,一个声音却是带着怒意传来。
  “停手!”
  与此同时,强大的剑气闪耀而出,直奔楚休而来。
  赤红如火的剑气横贯长空而来,简直璀璨犹如陨星坠落一般。
  褚无忌和梅轻怜的面色顿时都是一变,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天地通玄境界之威!
  楚休的面色微微变了变,他收刀结印,刹那之间,无边的魔气涌现,半空中天哭血雨落下,魔神嘶吼哀鸣之声响彻天地之间。
  一尊血色魔神虚影撕裂虚空,一手抓住那宛若陨星一般的强大剑气。
  刹那之间,巨大的爆裂之声甚至震得周围的山脉都开始雪崩,无数魔气跟炙热的剑气四散。
  以魔恸天哭大悲咒之威,楚休这才算是勉强将对方那一击给挡住。
  他的眼睛一眯,出手的这人就算是在天地通玄境界当中都不算是弱者,起码要比凌云子强多了。
  远处第五赤松跟林苍龙以强大的真气踏空而来,看到罗神君还没死,他们也都是松了一口气。
  他们也没想到,这才多长时间,罗神君竟然差点就被楚休给杀了,到底是楚休太强了还是罗神君太废物了,竟然连这么点时间都没有坚持住。
  这时看到第五赤松跟林苍龙前来,罗神君也是松了一口气。
  他虽然不怕死,但却也不代表他不想活了,有援兵能救自己,当然是最好的。
  不过此时罗神君却是并没有注意到,他脚下的极阴之力凝聚的越来越重,甚至在他的脚下都凝聚成了一层寒霜。
  物极必反,当那股极阴之力凝聚到了极致后,大股的灭世之火却是直接将罗神君给包裹在其中,不到三息的时间,便将罗神君彻底烧成了飞灰!
  破阵子将罗神君的力量都给归元成了大股极阴之力,虽然楚休还没有到天地通玄境界,可以随意号令这方天地当中的力量,但稍微调动一些极阴之力凝聚成灭世之火还是可以办到的。
  若是全盛时期的罗神君,还可以用自身的修为来硬抗灭世之火的灼烧。
  但现在的罗神君却是已经成为强弩之末了,连气血都燃烧的一干二净的他,已经没有力量来抵挡灭世之火的威能了。
  眼看着罗神君在自己面前被烧成了飞灰,第五赤松和林苍龙都呆愣在那里,似乎是不敢置信一般。
  “楚休!你这是找死!”
  第五赤松凝视着楚休,声若雷吼一般,半空中已经是阴云密布。
  这么多年来,天门神将不是没有死过,毕竟江湖那么大,能杀天门神将,敢杀天门神将的,并不在少数。
  但最近这千年来,能做到连杀天门神将的便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独孤唯我,另一个便是他楚休。
  况邪月和罗神君两人接连死在楚休的手中,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!
  楚休冷声道:“敢上我昆仑山撒野的人,才是真正的找死!
  我跟你天门无仇,但你天门却是总是苦苦相逼,既然是这样,那也就别怪我下手狠辣了!”
  第五赤松周身怒意勃发,显然已经是愤怒到了极致。
  他在天门的地位就好像是楚休手下商天良和梅轻怜的集合体,属于既能管理一些杂务,还很能打的那种。
  在大部分的时候,第五赤松还是能够保持绝对理智的,甚至就连君无神他都敢去劝谏。
  但如今楚休竟然在他眼皮子低下斩杀了罗神君,这种行为已经彻底把第五赤松给激怒了。
  一挥手,一柄燃烧着炙热烈焰的重剑出现在了第五赤松的手中。
  那柄重剑足有一人多高,宽厚如同门板一般,上面遍布魔纹烈焰,光是看着就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。
  随着第五赤松一剑砸落,大地都沿着他那一剑的路线纷纷龟裂,岩浆喷涌而出。
  而到了楚休身前,那股威势简直犹如火山爆发一般炙热猛烈。
  楚休手中飘渺斩落下,破阵子之上锋芒绽放,归元之力大盛,但却仍旧无法将那一剑的力量全部消融。
  他脚下周身,大股炙热的烈焰轰然爆发,那股力量不包含任何的杂质,只是单纯的热力跟爆发力,充满着爆裂毁灭的气息。
  第五赤松的实力要比凌云子强很多,纵然楚休如此抵挡,他仍旧是没挡住,被那无边的烈焰包裹在其中。
  但下一刻,他周身大黑天魔神法相浮现,灭世之火绽放,以火对火,终于才将那股威势抵消,身形从其中逃出。
  但第五赤松却是紧随而来,手中的重剑每一次砸落,都如同陨星坠落一般,那股力量之强大,范围之广简直令人咋舌,楚休只挡了几剑,大黑天魔神法相竟然便已经碎裂。
  这让楚休在心中暗骂不已,自己貌似有些倒霉,实力刚刚进步一些,结果遇到的敌人便强上一大截。
网站地图

腾博会国际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