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博会国际首页 > 拜见教主大人 > 第三十四章 我的胃口很大

第三十四章 我的胃口很大


  楚休说李家是三虎一彪,这李泽的心思也的确是毒的很。
  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弱,就算是在后方偷袭,夺魂锥也不见得能够杀得了李承,所以他竟然还暗中在那上面淬了毒。
  李承闻言面色顿时一变,连忙想运转真气,但此时却是已经晚了,他越是运转真气,毒素运行的便越快,瞬间便吐出了一口黑血来,倒在了地上,气若游丝。
  楚休在后方拍了拍手,脸上带着笑意道:“精彩,当真是精彩啊!
  李二公子,现在你应该知道什么叫做兄弟阋墙了吧?面对面偷袭捅刀子,这可是要比我楚家斗的激烈多了。”
  李云的眼睛顿时一红,他此时才好像是反应了过来,不过他也是气糊涂了,竟然不去管楚休,而是直接冲向李泽。
  “王八蛋!我杀了你!”
  李泽一挥手,原本李家那些人里,竟然有十多人站出来挡住了李云。
  这些年来李泽虽然看似没有丝毫的权力,但他也是李家的嫡系血脉,利用这重身份,他倒是也是在李家内笼络了一批忠心的下人,虽然只有眼前这十多个人,少的可怜。
  楚休冷笑了一声,直接一挥手,院落内几十名盗匪冲杀出来,手持弓箭几轮齐射,顿时就让不少李家的人纷纷中箭,这才想起来拿起自己手中的兵器抵挡。
  只不过马阔手下这些盗匪可都是昔日北地三十六巨寇的精锐,是曾经跟北燕朝廷的军队交过手的,李家的人虽然多,但素质上还真跟这帮盗匪没法比。
  一轮齐射之后,十余名箭法比较好的盗匪继续留在原地用弓箭杀敌,剩下的盗匪则是跟着马阔杀向李家的人。
  楚休拔出手中的雁翎刀,一步一步的向着李云走来。
  连续杀掉了几名保护李泽的下人,李云这才猛然回头,望向楚休,双目赤红,好像是要吃人一般。
 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楚休!
  没有楚休,李泽就算是再阴毒,那也只是一条只敢隐藏在暗中的毒蛇,只要他敢露头,必定要被他们兄弟掰掉毒牙。
  而这楚休就是一头恶狼,第一口就把李家撕下一块肉来,紧接着便要彻底把他李家吞噬!
  “去死!”
  李云直接爆喝了一声,剑光流转,剑势仿佛暴雨一般的向着楚休挥洒而来。
  李家的细雨剑法讲究的是剑势连绵不绝,但现在被怒火攻心的李云施展出来,但却少了几分飘渺,多了几分狂暴,好似暴雨一般。
  但他狂暴,楚休却是被他更加的狂暴。
  雁翎刀轰然斩落,真气凝聚在双臂当中,这一刀只是最为简单的一式力劈华山,但却直接将那繁复的剑势彻底轰碎!
  李云持剑的手顿时一麻,刀剑相撞的铿锵之声传来,他的身形忍不住向后退了数步,手中的长剑都被楚休的一刀斩了出了一个缺口。
  楚休手中雁翎刀未染血,但刀锋之上却是已经露出了一抹血色,血刀经那阴毒邪异的刀法使出,连斩之下,李云步步后撤,只能勉强抵挡。
  此时李云的脑海中,怒气已经被惊骇给驱散。
  这楚休明明是才刚刚踏入凝血境,他的力量为何如此强大?
  再这么打下去,他根本就连一丁点的反击之力都没有。
  李云的眼中闪过了一抹犹豫之色,大哥和三弟都已经死了,他再这么打下去,说不定就连他自己都要留在这里。
  有命在才能报仇,命没了,那可就什么都没了。
  李云已经生出了一丝退意,打算虚晃一招然后先撤,不过就在此时,楚休那一刀斩出,竟然直接把他手中的长剑斩成了两截!
  直到此时他才注意到,楚休之前的每一刀不光是简单的攻势,还都斩在了他长剑的同一个地方,最终长剑直接被斩断。
  一抹血色的刀光飞快无比的从李云的眼前划过,人头落地,李云再也没有了多想的机会。
  随着李云身死,那些李家的人彻底崩溃了,纷纷四散逃窜。
  他们有些是李家的族人,但更多的却只是李家的下人,虽然在李家呆了一辈子,算得上是忠心耿耿,但问题是现在李家的人都死绝了,他们还为李家卖什么命?
  看着那一地的尸体,楚休站在杀戮的最中央,感受到其中飘散出的那股浓郁的血腥味,寻常人会感觉很恶心,但楚休却是隐隐有一种源自于骨子里的兴奋感觉。
  他不是喜欢杀戮,只是喜欢这种畅快淋漓的感觉。
  前世的楚休也是出身大族,甚至要比楚家这种小家族大多了,但他却是隐忍憋屈了半辈子,表面上装的好像是个纨绔子弟,结果最后还是被人给暗算害死了。
  重生这一世,前世的那些楚休不想再重复一次,这一世,他会主动出手,把一切都握在自己的手中!
  至于血腥杀戮,这点楚休完全不在乎,正如之前楚休对李云说的那样,混江湖哪有不死人的?
  从你踏入江湖开始,便要做好杀人或者是被人杀的觉悟。
  此时周围的战斗差不多已经结束了,李家的人死的死,逃的逃,已经彻底溃败。
  李云被楚休所杀,至于李承嘛,这么长时间早就已经毒发身亡了。
  李泽站在人群当中,面色苍白,甚至还有些想吐的感觉。
  他虽然够阴狠,但这还是他第一次杀人,而且杀的还是他大哥。
  不过随后李泽便狂笑了起来,所谓的李家三虎都已经死了,那接下来李家便是他的了!
  楚休走到李泽身边,淡淡道:“你很开心?”
  李泽笑着道:“李家从此以后便是我的了,我当然开心。楚休公子,我当初便说过了,你跟我合作是个明智的决定,怎么样,没错吧?没有我,你可没那么容易解决李家。”
  楚休点了点头道:“没错,是个很明智的决定。”
  话音落下,楚休直接一刀捅进了李泽的肚子里,这个动作顿时让周围的人都愣住了。
  李泽佝偻着身子,不敢置信的看着楚休:“这是为什么?为什么!”
  楚休贴着李泽的耳边道:“为什么?因为我的胃口比你想象的还要大,你肯给我半个李家,但我,却想要整个李家!
  我跟你合作的确是一个明智的决定,但你找我合作,可就不怎么明智了。
  最后再教你一个道理,无论手段再怎么狠毒,自身再怎么隐忍,都是要建立在自己有实力的情况下,你连自保的实力都没有,拿什么去跟别人斗?
  长点心,记住这个道理,下辈子别犯同样的错误了。”
  拔出刀来,李泽眼中带着不甘的目光倒在了地上,楚休对着马阔道:“愣着干什么?剩下的人都清理掉。”
  马阔这才反应过来,立刻招呼着手下将李泽这边的几个人都给斩杀。
  看着地上李泽的尸体,马阔不由得摇摇头道:“这小子也是够倒霉的,算计隐忍了这么多年,最后反倒是给你做嫁衣了。”
  楚休甩了甩刀身上的鲜血,道:“他可不是倒霉,只不过是没看清自己而已。
  不管是毒计也好,是阳谋也罢,一切的前提都是实力。
  他的心肠够硬,手段够毒,也足够隐忍,可惜却唯一忽略了实力,我不杀他,李家他也保不住。”
  说起来楚休刚刚穿越时跟这李泽也比较像,不过楚休那时候在干什么?他回到楚家第一件事便是练刀。
  在短时间内把袖里青龙练到炉火纯青,甚至是有些自虐的程度。
  而这李泽呢?这十多年来李家这几兄弟虽然排斥他,但却也没有做到像楚家那样故意打压陷害的程度,修炼资源和吃喝都不少,结果这李泽的修为却低得可怜,可想而知他这些年都把时间用在什么地方上了。
  估计没多长时间用来修炼,全都用来算计和拉拢那些李家的下人了。
  楚休对着马阔道:“地上那些尸体不用管了,直接去开山武馆。”
  马阔挑了挑眉毛道:“你还准备对丁开山动手?那可是你二娘的亲爹,怎么也算是你楚家的亲戚。”
 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道:“亲戚?很快就不是了,李家这件事情若是没有丁开山从中牵头,楚家又怎么会配合的那么默契,这次正好有机会,直接干掉他,楚家那边我自有交代。”
  马阔耸了耸肩,既然楚休已经做好了决定,那他负责杀人就好了。
  踏入凝血境之后,楚休的实力增长的有些吓人。
  寻常人从淬体踏入凝血,实力的确是会暴增一截,但那也只是一截,而楚休简直都能算是翻倍了。
  当初丁开山能轻易接下楚休一刀,现在可没那么容易了。
网站地图

腾博会国际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