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博会国际首页 > 白华之什 > 第三百八十七章 隐瞒

第三百八十七章 隐瞒


  太医终于来了。
  太医皱着眉头,道,“娘娘,她的体质虚弱,再加上好像挨了不少的板子,又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,才会变成这样的。”
  我问道,“大概多久能够调养过来?”
  他忽然摇了摇头,叹了一口气,道,“娘娘,她的病,拖了太久太久了,老夫也无能为力。”
  无能为力?
  无能为力……
  太医刚才说,他对阿纪的病,已经无能为力了,他刚才说……
  阿纪的病,已经回天乏术了。
  阿纪她,真的没有救了吗……
  真的不能再救好她了吗……
  牡丹忽然之间泪如泉涌,道,“求求您再救救她吧……求求您了……”
  太医为难道,“真的不是老夫不救这位姑娘,实在是真的是没有办法能够救好她了,这病脱的时间太久了,身上的伤口,都已经发脓了,而且,已经感染了。”
  我摆了摆手,沉声道,“你回去吧。”
  太医离开了之后,我向后跌了两步。
  不会的,怎么可能……
  她怎么可能……她怎么可能会死在这里……怎么可能会没有办法能够救她。
  怎么会这样……
  一定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……一定还能够救活她。我不相信……我不相信阿纪她……真的会死在这里。
  阿纪,她一定一定,不会有事的。
  我相信如此。
  可是太医他说救不活了……
  牡丹带着哭腔,“娘娘,怎么办,怎么办啊……阿纪她不会真的会死吧。”
  牡丹,我也想知道该怎么办,我也想知道该怎么样去救阿纪。
  你问我,我又该去问谁。
  我什么办法都没有……
  我希望她能够活过来……
  第一次见到牡丹的时候,她身形曼妙,神色间藏有万种风情。
  我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一天,她的眼睛里会有如此憔悴的颜色。她如今的眼睛里面,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光芒,她身上往日的光芒已经消失殆尽了,她再也没有了往日的万种风情。
  牡丹到底还是我,对不起你,到底还是我对不起你们。
  我从前,那个时候就不应该把你们两个带进皇宫里,我那个时候,就不应该把你们带到这个深渊里,就不应该把你们带到这个牢笼里,就不应该把你们带到这苦难里。
  都怪我……
  我不该如此的……
  我当初就不应该带你们来这里。
  如果我没有带你们来这里,你还是从前的牡丹,你还是从前那个有着万种风情的牡丹,阿纪她如今也会好好的,她如今也不会有如此下场。
  我只觉自己说话都有一些困难,“牡丹,好好照顾阿纪……”
  她缓缓地抬起了手,声音在颤抖着,“娘娘……”
  她又将手缓缓地放下,垂下了眼眸,低声道,“娘娘早些歇息,我会好好照顾阿纪的。”
  我转过了身,留下了一句沉重的话,“我回去了之后再想想办法,你放心,我一定会尽力。”
  我一定会尽力的想办法,就是有一丝希望,我都不会放过的,我不能让他死在这里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……
  走出了这小小的院子,我只觉得心里异常沉重。
  阿纪啊,若不是我,你也不会如此。
  我仿佛失了魂魄一般,游走在良辰殿里。
  忽然,我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。
  那气息让我觉得安心。
  那是一股淡淡的药香。
  我抬起了头,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眼眸。
  “铭轩阿……”
  是你啊……
  他扶正了我,有些担忧地问道,“衣儿,怎么了?怎么我现在看你脸色那么不好?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”
  我低声喃喃道,“没事……没事……”
  忽然,我又想起来了那一股药香味。
  太医治不好的病,或许铭轩可以。
  我刚刚想开口,便又想起了那件事情。
  我不能,去让他再去面对她。
  我不该如此。
  可是,铭轩如今是唯一的希望。
  他是这个皇宫里面,医术最高的人。
  我只有找他去医治阿纪,阿纪她才有可能,能够活过来。
  可是阿纪从前,对他做过了那样的事情……
  我不该……
  他又问道,“真的没事?为何我觉得你有些心不在焉?”
  我缓过心神,应道,“没事,放心吧。”
  一个清冷的男子声音响起,“衣儿?江公子?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
  是许之什。
  许之什他来了。
  我慌忙地向后退了两步,下意识地想要在他面前和其他男子保持距离。
  可是啊,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……
  我不该如此的……
  铭轩他茫然地看着我,张了张口,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。
  阿南走近了我,问道,“衣儿?”
  我心神仍旧有些缓不过来,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张口说了些什么,“我刚才在这院子里,走着走着就碰见了江公子,我们两个说了几句话。怎么了?你怎么也出来了?”
  许之什淡淡地应了一声,“我出来走一走。”
  许之什望向了江逸行,开口问道,“江公子,我听衣儿说,你过段时间准备离开皇宫,怎么也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?有没有什么是需要我提前准备一下的,如果有的话,记得要告诉我,不必与我们客气。”
  许之什他与我们说话时,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成皇上。
  江逸行轻声道,“离开便是离开了,带不走什么东西,有些东西,留在这里,与我带走,并无区别,有些东西,就算是我想要带走,也是带不走的。”
  他想要带走什么?他所说的那些东西,又是什么?
  为什么,我总是听不懂他们两个在说些什么?
  又为什么,我总觉得江逸行和许之什,他们两个都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。
  到底在瞒着我些什么……
  我直接问道,“你想要带走什么?”
  他望着我,淡淡地笑了笑,才道,“没什么。”
  许之什开口,轻声道,“江公子,有一些事情,不是由我们来抉择的。有的东西是需要回归那些本来就属于自己的地方的……”
  他们说的,到底是什么?
  他们两个人的眼神交汇在了一起,而我站在他们身旁,却什么都不懂。
  我站在他们身旁,却不懂得他们两个人的心,也不懂得,他们都在想些什么……
  我仿佛如同一个局外人,看不懂那盘棋的局外人。
  我望着许之什,凝眸问道,“你们两个人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?”
  他闪躲过我的眼神,只轻声道,“衣儿,我不懂你的意思。”
  我转过了头,望着江逸行,直接问道,“那好,铭轩,我问你,你们两个到底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?”
  江逸行愣了愣神,望了许之什一眼。
  
网站地图

腾博会国际首页